樹立主導意識適應辦案模式變化新要求
時間:2019-05-28  作者:曹堅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隨著司法體制改革的深入推進,捕訴一體的全新辦案模式對檢察官的思維模式、工作能力、工作方法等提出了新要求,檢察官全程參與審查逮捕與審查起訴,須立足以刑事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的基點,從五個方面體現檢察辦案的主導意識,提升辦案能力和水平。

一是對偵查階段涉案事實整體評估與預測意識。刑事偵查是在法定期限內通過持續收集、固定證據來印證犯罪事實的訴訟過程。偵查機關是偵查活動的主體,檢察機關作為法律監督機關,通過法定的偵查監督和審查起訴活動與偵查機關形成互相配合與制約的關系。在新的職權履行模式下,檢察官固然繼續通過履行審查逮捕職能監督制約刑事偵查活動,更重要的是要在履行偵查監督職能時,通過有效渠道積極介入刑事偵查引導對涉案事實的法律評價,預測偵查方向可能伴隨的法律認知風險。在具體工作中,辦案人員有必要發揮有效的引導作用,將刑事起訴乃至刑事審判對事實、證據、情節和程序的要求及時導入前端,充分發揮評估、警示和預測的作用,切實提高刑事檢察工作質效。

二是對關鍵證據提取固定的提前感知與提示意識。證據是刑事訴訟的基石與核心,刑事證明的過程就是收集、固定、分析和運用證據的過程。證據的質量直接決定了刑事案件的走向,罪與非罪、此罪與彼罪、罪重與罪輕,都需要相應的充足證據予以佐證?;詿?,辦案檢察官將證據意識提升到更高的層次,具體言之:要具備案件整體證明的證據意識,即使案件符合批捕的證據要求而予以批準逮捕,也要同步提示偵查機關繼續收集哪些證據,以盡快符合起訴的證據要求;要具備抓取重點證據的意識,證據體系是系統復雜的,尤其要重視犯罪構成重要要件的證據,重點證據一旦缺失就會動搖整個案件的證明基??;要具備預測取證方向的敏銳感知意識,對刑事證明的薄弱環節和易引起爭議的事實要素,要提醒偵查人員取證時著重關注。

三是對犯罪嫌疑人涉嫌罪名與相似罪名的判明意識。偵查機關報送檢察機關審查逮捕的案件應是基于一定的事實和證據,能夠證明涉嫌犯罪的行為觸犯相應的罪名,但是報捕案件的證明標準相較于審查起訴的證明標準客觀上存在差距。因此,是否批準逮捕僅僅是階段性的程序性強制措施,偵查機關后續還需進一步廓清案件事實,構架較為完善的證據體系,辦案檢察官要在其中發揮應有的主導作用。對案件事實復雜,可能存在多罪名的情況,檢察官應立足現有事實基礎和報捕罪名,大膽求證,以必要的突破性思維指引挖掘、發現新罪名;對事實性質尚未完全查清,案件定性存在爭議但符合逮捕條件的,檢察官在批準逮捕的同時,要詳盡說明相似爭議罪名的不同證明條件,科學指引刑事追訴的方向。

四是對瑕疵證據與非罪事實的前端剔除意識。要進一步強化證據證明意識,既要重視引導取證,也要重視對證據合法性的檢驗。對有非法取證嫌疑的,要依法予以排除;對取證程序不規范不合理的,要及時提出改正意見和建議;對犯罪嫌疑人、被告人、辯護人提出非法證據排除要求的,要予以客觀、認真的核實,對無法確定證據是否有非法情形的,但是取證程序、方法、手段確實存在不合理、不嚴謹之處,且與其他證據無法印證的,可以要求偵查機關撤回該證據,或者在庭前會議時或開庭前向合議庭提出撤回或者不使用該證據;對部分存疑事實的認定依據明顯不充分,且無繼續取證、補證可能的,應適時建議偵查機關不予認定,以提高刑事公訴的精準度。

五是對庭審活動的預先準備與服務意識。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重在庭審的實質化,而關鍵是要將以審判為中心對程序與證據的要求貫徹于刑事訴訟的各個主要階段,包括偵查、批捕與起訴、庭審。辦案檢察官要形成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認定思維,在檢察環節切實落實庭審實質化對案件事實、證據、情節、罪名等方面的要求,并且將這些要求著力向前推進至偵查環節。對于重點證人證言的制作,不但要求筆錄的內容需要揭示出待證事實的核心要點,而且要在已經作出多份筆錄且證言基本穩定的基礎上,提示偵查機關預先制作作證視頻,或者在審查起訴時制作,供庭前會議或正式庭審時使用,強化指控證明的力度。對鑒定意見等專門性證據的制作規范、證明要求、表述方式等,要按照庭審舉證、質證的要求,及時向有關單位反饋審查意見。對法定、酌定情節的證據認定,如果情節認定有遺漏的,要求予以全面評價,補充相關工作情況說明,及時固定各種情節證據。

(作者單位:上海市靜安區人民檢察院)

[責任編輯: 佟海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