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楊:選擇希望?向陽而開
時間:2019-04-23  作者:付靜宜?周晶晶  來源:檢察日報
【字體:  

選擇希望 向陽而開

——記全國巾幗建功標兵、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檢察院未檢部檢察官石楊

今年婦女節前夕,當獲評全國巾幗建功標兵的消息傳到湖北省武漢市江漢區檢察院時,石楊正在開庭。作為一名未檢檢察官,她打心底里希望站在被告席上的未成年人越少越好,所以每臨庭審,她總是忍不住要在法庭教育環節對孩子及到場家長多“嘮叨”幾句。

臨近下班,法槌敲響,她拖著有些疲乏的身體回到車上,此刻,單位微信群已是贊聲不絕。但極少人知道,過去三年,她到底經歷了什么,又如何從人生低谷步步闖出,向陽而開。

不想離開

2011年3月,剛當上媽媽的石楊來到江漢區檢察院“大手拉小手”工作室,開始全面負責未成年人案件辦理及維權幫教工作。品牌發揚重任在肩,唯恐做得不夠好的她對自己更“狠”了:剛滿半歲的兒子被送回老家,未愈的腿傷被拋諸腦后。高強度、超負荷的工作,托著她一步步攀向高峰,全省未檢業務競賽獨攬三獎、“五位一體”工作模式受到省院推廣、工作室再度獲評“全國巾幗文明崗”“全國青少年維權崗”,但這一切也一點點透支著她的健康。

2016年,她突然暈倒在辦公室里。當醫生將確診報告攤開,上面白紙黑字的免疫系統崩潰警告讓35歲的石楊第一次感覺自己走到了生死關頭。但她沒有時間自怨自艾,只能盡己所能邊工作、邊治療,勇敢地拼搏下去。

隨著療程深入,藥物副作用開始顯現,白細胞降低、肝腎功能受損,精力也越發不濟,慢慢地,提審、開庭、制作審查報告這些重復了幾百次的事也變得困難,工作不能等與身體不給力之間的矛盾讓石楊陷入兩難。就這樣掙扎著、強撐著,時間到了2017年。年初,院內分類定崗,為了征求個人意愿,院領導同石楊進行了一次深談。

“你愿意換到其他崗位嗎?”當她親耳聽到這個最不敢面對的問題時,并沒有預想中的慌亂,反而脫口而出確定且唯一的答案?!拔也輝敢?,我孩子有多大我來這里就有多久,我是和工作室一起成長的,我真的舍不得?!?/p>

重新開始

隨著春天到來,石楊的身體重新煥發出生機。2018年1月31日,她沉寂已久的辦案系統恢復收案;與此同時,工作室人員配備增強,也讓她有更多精力投入辦案之中。

不久,一起特殊的性侵案擺在了她面前。17歲的小東智力發育遲緩,初中畢業便輟學在家,因一時沖動,侵犯了年僅6歲的鄰居女童小南。雖然嫌疑人供認強奸幼女,但仔細審查案卷,石楊卻發現疑點重重。

“司法鑒定顯示,嫌疑人屬于輕度智障,但筆錄中思維清晰、對答如流,一點看不出來智力有問題,更重要的是,嫌疑人供述與被害人陳述有些不符,小南的描述更符合猥褻兒童罪?!倍孕《娜現澆諧浞制攔籃?,石楊來到了看守所。

當嫌疑人進門,石楊敏銳地觀察到,他雖然一直低著頭,但囚服扣得整整齊齊,按完手印也沒亂擦在墻上?!罷廡┖孟骯?,表明他的家教并不差?!被詿?,石楊依據心理暗示理論迅速調整策略,以一句由衷的表揚開啟訊問。

“你是我見過這么多孩子中,最講究的一個?!碧郊觳旃俚幕?,從進門就開始低聲抽泣的小東不可置信般地抬起了頭。面對17歲的小東,石楊幾乎是以跟四五歲孩童說話的語氣及方式在問案,聲音極其溫柔,唯恐嚇壞對方阻斷交流。她的耐心與專業使得整場訊問推進順利,小東雖表達能力有限,但仍能清楚、如實地描述自己的行為?!八獻?,內容與前份筆錄并無出入,只是表達上沒有那么流暢?!?/p>

固定好小東的供詞,石楊立刻聯系被害人家屬,但復核的要求卻遭到了堅決反對?!昂⒆勇杪韜蕓咕?,不想再揭開傷疤?!彼緩梅錘醋齬ぷ?,再三保證以小南的意愿為主,才說動了傷心的母親。

如石楊所料,復核一開始也不順利。小南沉默寡言,母親唉聲嘆氣,現場氣氛壓抑至極。這時,石楊悄悄地拿出一個梳著小辮子的布娃娃放在了桌上。

當小南伸出手,石楊便適時地陪她玩起了過家家。當孩子逐漸沉浸于游戲,石楊便一步步引導她用擺弄娃娃的方式,說出案發時的真相。

“這種方式讓那些殘酷的事沒那么難以啟齒?!被疾∑詡湫尷暗男睦硌Ю礪?,讓石楊辦起未檢案件更加游刃有余。跟小南見面前,她預演了繪畫、全腦效能等多套方案,最終根據案件焦點作出選擇。事實證明,她選對了:小南終于克服恐懼說出實情,與小東的供述相互印證。至此,案情水落石出。

之后,石楊又陸續辦理了幾起性侵案件。由于每次都遭遇證據單薄、易翻供等困局,她便主動與辦案單位協商,要求在辦理類似案件時提前介入,第一時間引導偵查、固定證據,以確保案件質量、防止二次傷害??吹剿度氳木⑼?,公安民警們也笑著感慨,那個較真的石楊真的回來了。

跬步向前

扎根工作室8年,辦理未成年人刑事案件805件,接觸問題少年過千名,對于自己珍視的未檢事業,石楊的思考漸成體系。對于當前未成年人犯罪及司法機關寬緩處理引發的討論,她引用電影臺詞“無論最終結果將導向何處,我們選擇希望”來表達自己“寬容而不縱容”的幫教理念。

去年8月,在辦理一起手機盜竊案時,被害人主動提出,只要按手機鑒定價值賠償2000元,他愿意諒解未滿18歲、已認罪悔罪的小北,給他一個機會。然而,當石楊滿懷希望地轉述被害人意見時,卻在其父親處碰了壁。

“我用自己打零工賺的錢賠行嗎?”聽到父親以“沒錢”為由拒絕后,小北近乎哀求地向父親求助,卻仍是無濟于事。訊問室里,旁觀一切的石楊無奈至極。

小北最終站上了被告席。對于自小父母離異、父親作為刑滿釋放人員管教失當、誤交損友而參與盜竊的小北,石楊深知其處境艱難,因此在法庭教育環節并未嚴厲批評,而是給了一段溫暖的鼓勵。當她說到“任何時候都要自食其力,沒有人幫你,你更要幫自己”時,一直故作冷漠的小北當庭嚎啕大哭。

最終,小北被判處拘役五個月?;袷橢?,他成為了一名“外賣小哥”,還時常通過工作室賬號和石楊聯系,匯報近況。他的微信簽名,不知何時改成了石楊在法庭上說的那句話。

“未來,除了辦案,我希望自己能在實踐層面進行創新探索,為構建完善未成年人犯罪預防幫教社會化體系提供更多參考?!毖≡襝M?,是未檢工作的意義,也是石楊的決心。

(本報通訊員付靜宜 記者周晶晶)

[責任編輯: 佟海晴]